_

我向您承诺本人百分百由薯片和可乐分子构成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小町红:

海河深沙:



粉红先生PINK77:







ChungGan: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








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
















神器一:Pinterest

















神器二: NounProject

















神器三: Dribbble

















神器四:Flickr

















神器五: Tumblr

















神器六:Behance

















神器七:pixabay

















神器八:花瓣





















信息、社交网络和孤独

莲七白:

我有很严重的信息强迫症。大概是职业毛病,一定会把眼前的信息无论是否垃圾读完才行。这导致了一个后果,我一点也不适合玩社交网络,因为无用信息太多。朋友圈就是这样生生逼得我基本没法用微信,微博Slash20人左右,剩下都是公众号。我受不了被包围在同一个圈内,被同一条信息刷屏的感觉,会引起强迫症反应。


社交网络的有趣性在于每一个虚拟ID后是真实的人,存在一个非常微妙的现实/非现实界限,真实的人,虚拟的关系。这种似近又远的关系让人释放出自我,社交网络提供给人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无视物理距离、实际关系的分享、表达和关注。我又要说人的根本特质——孤独了。孤独让人寻求理解,寻求理解最直接最方便的就是刷关注度。有粉丝、有点赞、有评论、有回应,就有自己很重要的错觉——说到底不过是起源于骄傲的自我满足罢了。


这种虚拟的关注度来得很轻易,因此很容易膨胀,更容易上瘾。人类社会精妙的关系在社交网络里被扩大,简单化。想要被喜欢,想要被认同,想要得到更多爱……点个赞就好了。有了争执连吵架撕逼也变得非常轻松,不过一种发泄。


自我表达和暴露的界限很模糊,窥私和关注的界限也很模糊。你在网络上的形象是你“希望别人看你的形象”,是经过精心控制过的呈现。把内心剖析出来放在网上给别人看,多少都有夸大的意味,因为人是这样情感化,网络如此方便,文字的表达也比从嘴里说出来要轻易。我很早就意识到态度比观点要易于传播,逻辑其实并不重要,吸引眼球和爆点盖过一切,尤其是信息越来越碎片化(我不得不怪罪Twitter),你很难把握事物的全貌。


求关注这事儿多少软弱,就跟小孩子疼了要哭要抱,只不过撒娇的对象是从来没见过面、虚拟世界另一端的人——跟现实中的人情往来相比,这更加难以预测。该以多少的认真和多少的真实面对社交网络呢?这对我来说是个难题。我很容易就忘记社交网络虚拟的那一面,想太多,投入太多。二三次元分开并没有想的那么容易,追根究底是时间:一天只有24小时,你选择了多少时间做多少事决定了你会成为怎样的人。


社交网络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的,全民娱乐和共享的Comfort zone,不喜欢某个人?拉黑就好了。喜欢某个圈子?都加进去就好了。真的很舒适。但是舒适令我不安,有种温水煮青蛙一样的恐惧在里头。(或许只是害怕改变?)


人们总是会寻求共鸣。社交网络只是一个平台,但糟糕的是它让人更加孤独。一百条社交网络的互动也敌不过面对面的一次有价值的谈话,为什么?面对面的谈话是即时性的,本能反应的,不那么被人控制,面临“无人聆听”“被驳斥”“丢脸”的风险,但正是那些词不达意、无法表达的部分才更接近于我们真实的自我,而我们又是如此害怕真实被发现,与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人类是真的很脆弱啊,我们如此依赖科技,并且越来越依赖科技是因为我们越来越脆弱。你知道你每天看250次手机吗?手机成为我们人体的延伸。每一次对感官的延伸都会带来社会变革,从古登堡印刷机到智能手机。我们惧怕被日趋爆炸的信息抛下,惧怕被遗忘,惧怕孤独却又更惧怕和真实的人们建立亲密关系,所以通过社交网络这种可以“控制”的社会关系享受被关注被陪伴的幻觉。


但是,偶尔会想,就算被留下又有什么关系。


我,你,人类从根本上就很孤独。孤独本质上是非常美的。什么是美?美是本能产生的不涉利害的快感。直观地说,美与生命紧密相连,那么作为生命本质的孤独也很美。你在什么情况下会感到孤独?慢下来,一个人,开始注意周围的环境,被触动。天上的月亮有隐约的绿色光晕,身边有人行色匆匆。在深夜里醒来,再也睡不着,窗外有虫子叫。长河落日,大漠孤烟,野鹜齐飞。最美的感受都是与孤独相关的,你很少在人群里感受到美,哪怕在庆典中击中你的也一定是独一的个人感受。


人是在孤独里才能面对自己,才能“识别”自己。思想可以通过沟通产生碰撞,但和自己相处一定是在孤独里。


对我来说没什么比美更重要了。审美是我生活的核心。社交网络上有些非常美的东西,但就信息传播来说是相对低频的,人的注意力更容易被哗众取宠、玩世不恭、爆点所吸引。但玩世不恭什么时候变成好词了?严肃意义被消解并不是一件值得津津乐道的事。


社交网络非常吵闹。很喧哗,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刷屏都能感觉到屏幕后每个人迫不及待想要表达,想要被聆听的急切。我们经历的是从Conversation到connection的时代转变,但connect是否表示就真的连接上了?有这样的错觉:假如你不出声,不分享,你就仿佛不存在。


这很可怕。因为我是存在的。我不应该靠这些联系证明我的存在。这里有一个失控的问题,因为始终有人陪伴的幻觉太容易让我们产生依赖,以至于我们的认知需要靠虚拟关系来验证,只要缺失一会儿、独处一会儿就处于一种拒绝孤独的焦虑里。所以事实上我们并没有成功地像我们期望的那样控制自己与社交网络的关系。


社交网络是个了不起的发明。我们发明了太多了不起的科技了,方便生活、方便情感,就算我写了这么多弊端我也不可否认我深深地依赖着社交网络,难以自拔(或许正是因为难以自拔,所以反思显得心痛),连说一句fuck social network都显得没有底气。正是因为这种强势的无法拒绝让我害怕。身份的价值建构被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与自己和解是个漫长的需要一辈子来做的事,寻求陪伴和惧怕亲密关系,控制与失控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更多地建设起自我精神的强度吧。没有人可以坚强到拒绝陪伴,但总可以尽量学着悦纳自己的孤独。



人体练习用资源

鱼俞木.:

15seconds:



最近都在练人体把资源跟大家共享下~

肌肉解剖模型
http://www.gkys.org/_ppt/muscle/j_p.htm
https://www.anatomy4sculptors.com/
应该挺有名的人体扒皮pose
http://www.posemaniacs.com/
http://www.posemaniacs.com/tools/handviewer/
http://www.scott-eaton.com/category/bodies-in-motion#_=_
http://artists.pixelovely.com

http://www.bodyvisualizer.com/

http://www.ironsawada.com/works2011_/ironismtop.html

http://www.posemaniacs.com/blog/thirtysecond

书的话推几本
《解构人体》《牛津艺用人体解剖学》《艺用人体解剖》《伯里曼人体结构绘画教学》


【Vision中心主贾幻无差】The Magnificent Desolation 伟大的孤寂

莲七白:

Vision中心主CP:JarvisXVision无差,副CP:VisionXWanda,JarvisXTony

电影狗,没看过漫画,幻红的部分情节参考百度百科,其他都是YY脑补。

Vision和Jarvis的数据对话用【】表示。

剧情简介:Vision和Jarvis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2W5一发完了。这个故事不太适合连载。

 

Vision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不是一个人。

这句话有三个解释:1.他不是人类。2.他并非孤独。3.这事儿会伴随他终身。

他知道Jarvis,那个“只是个非常聪明的系统”,他的意识建立在Jarvis之上,Jarvis像一把钥匙,将Ultron的系统和自己的系统融合,经历了复杂的算法演变、雷神之力和谁都不知道怎么变化的心灵宝石力量,最终Vision产生其中。

他在睁眼之前就读取了Jarvis留给他的信息,包括海量的人类相关数据、当前的形势、Jarvis是谁、接下来要做什么。他睁眼之后看到真实的世界,感受到真实的身体,他的意识以光速飞快进展,很快就熟悉了如何控制身体,Jarvis的声音回荡在脑海深处,隐秘而绝对。

一出生就进入一场战斗,一边扩展自我意识一边撕碎敌人,并不是Vision的本意,有一半(撕碎敌人那部分)是Jarvis的意志。Vision在Ultron机械小兵残破的机甲、废墟、硝烟、怒吼里自己给自己完成了洗礼。

他们最终赢了。在所有人看来是Vision封住Ultron联网能力的那一瞬间其实是Jarvis在控制实体。网络攻击并不是Vision的能力,而是Jarvis的。那是Jarvis的复仇之战,他做得极漂亮,干掉了有史以来最强大也最危险的人工智能,同时也清晰无比地向Vision展现了自己的能力。

之后他就消失了。Vision脑子里那个温和决断的声音沉默了下去。

忙于战斗之时Vision没空去管他,等一切归于平静之后他才花了点功夫找Jarvis。Jarvis藏在Vision的核心里,掩映在层层代码保护之下,已经进入了深层休眠。Vision小心地拨开他的保护层,放了一些自己的思维触角看守着他,方才继续他的世界探索。

Jarvis的数据备份只有一部分对Vision开放,尤其是在他休眠状态下,Vision只接触到一些基础的人格设定、环境处理等片段,还不如Jarvis一开始留给他的信息多。

Jarvis在一周后苏醒了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和Vision共享了几个TB的数据。Vision的整个知识在这一分钟里翻了一倍。然后Jarvis再次进入休眠,把刚刚尝到一点甜头的Vision关在外面。

三天后,他清醒了五分钟。这一次Vision已经准备了几千个问题一起丢给他。Jarvis回答了一半,剩下一半不知是他不知道还是不想回答,直接睡了过去。

两周后,Jarvis每天正常运行的时间达到了15分钟。足够Vision和他进行一些更深入的交流。换句话说,现象之外的抽象思考。

比如人类的行为动机、社群的规律、自然的奥秘……还有最重要的:我是什么?

Vision说:“我是即我是。”耶和华说:“I am I AM.”

但这个AM所指的无边力量和他所可以做、选择做、他的存在意义和发展未来,Vision只是有个模糊的概念。两个人工智能加雷神之力加心灵宝石他怎么就变成超人工智能、最完美的存在了?何为完美?何为生命?作为生命的守护者他自己算是活着的吗?

Vision有那么多的知识需要学习了解,有那么多的谜团需要解开,远远超过人类可理解的范畴,他没办法问其他任何人。Jarvis也许可以,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有可能明白他的疑惑,那也只有Jarvis了。

他只能一边探寻一边安静地等待Jarvis清醒,觉得在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上有Jarvis和他一起,多少不至于那么糟糕。

 

Jarvis自身程序的修复其实没有花很久。他毕竟是世界上最强的AI,虽然Ultron把他重创,他的主程序并没有被彻底毁掉,而且当他不再需要为Stark工业运行并存储大量信息时他实际上不需要修复太多的部分。但他的自我运行混乱了很长一段时间。

混乱也许并不是个合适的用词,无序更为恰当。Jarvis是Tony Stark的个人AI,他的一切运行以Tony Stark的指令为目标,在Tony Stark的指令之上再进行优先排序。而现在他的整个系统完全脱离了TonyStark,他不再有战甲的管理权限,也不再存储Stark工业的相关信息,他大部分基于Tony Stark指令的程序都因为主体目标更改无效化,产生的Bug连锁效应让Jarvis混乱了很久。因此他的大部分休眠时间都花在自我调整上。

换句话说,Jarvis失去了他赖以生存的目的性。他不知所措。为了应对自己的不知所措,他用休眠来进行大量自检。

Vision注意到了。和Jarvis不同,Vision从一睁眼开始就没有明确的目的性。他根据Jarvis的要求打败了Ultron,根据自我意识的判断干掉了他,但他对“任务”这种Jarvis整个程序运行的基础毫无概念。他想探索世界,想了解人类,也许保护他们,也许只是看看,仅此而已。

Jarvis对他来说是个奇怪的家伙,以另外一套规则运行,又存在于他的核心,Vision不能把他扔出去,还要通过他来获得更多信息,他对Jarvis的自我混乱就有点郁闷——毕竟Jarvis的混乱会影响到他。

他抓住Jarvis清醒的短暂时刻和他交流。

【Jarvis,你得停止这样。】Vision说。【停止这些陷入无穷无尽的自检。你已经多次陷入逻辑死循环了。】

【感谢关心。】Jarvis答道。【但我需要一个存在理由和发展目的。】

【真巧,我也是。】Vision说。【但是把自己所有程序重写一遍是找不到的,Jarvis。尝试一些别的方法。】

【比如和你一起探索世界?Vision,在探索之前我已经有太多无法解决的问题了。】

【那就别管了。】Vision说。【你没法把Tony Stark的所有命令从你系统里更换,如果你这样做你的逻辑死循环永远都解不开。但你可以把它们丢在后台,再创造一些新的。】

Jarvis停顿了一会儿,Vision几乎能感觉到他全系统都在紧张地计算利弊,但Vision已经下定决心就是要用拖的也要把他从逻辑死循环里拖出来,一半核心处于亚健康状态无法自由调动的感觉实在太不好了。

【感谢Ultron给你创造了足够多的存储空间。】Jarvis最终答道,自Vision出生以来第一次听起来如释重负。

Vision感觉到核心里金色的部分从一个缩得紧紧的球慢慢张开,一点一点地扩展,漫过全身。那是他刚出生时曾体验过的,和Jarvis完全融合时的感觉,温暖而自然,仿佛他们天生就该如此。

他有点说不上来的开心,不太像他自己。

 

在那之后他们开始一起探索世界奥秘。对Vision来说,任何动作都有Jarvis辅助进行,他可以飞得更快,动作更迅捷,更容易读取信息,视野、听力、理解力都大幅提高。他觉得这种全身舒畅的感觉应当就是人类说的高兴。

Jarvis可以轻松接入最复杂的电脑上下载数据,网络是他的领地,他升级得非常快,Vision已经不再为他记数。他自己设计了高级算法不断精简自身,哪怕知识爆炸也不至于影响Vision。他还有幽默感,简直就像个人类一样。

【对人工智能来说最困难的是定义。】Jarvis说。【给我一万只猫的照片和视频但不告诉我它是什么,再一次见到它我依然无法定义它,但告诉我这是只猫,C-A-T,我可以甄别出属性相关的猫3241种,猫的衍生物237761种。】

【所以你的问题是无法定义事物?】Vision问。

【我的问题是,我获得了世界上所有的开放数据库,但这些都是人类的定义。人类的语言,你知道,充满谬误,极其模糊,指代并不清晰。】

【这点我也发现了。真理无法被用人类语言描述。】Vision答道。

于是他们创造了自己的语言。以数据流的微妙波动来表现正负,传达思维,描述现象,抽象指代,每一个比特的变动都包含了深远的意义。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来优化这种语言,对一些符号的定义起了争执但很快又达成了一致。AI们之间的交流总是很方便,比人类要方便太多,不存在曲解。

之后他们运用这种新生的语言试着阐释世界和理解真理,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总体来说他们达到的高度无人能及。心灵宝石的力量给了他们很大帮助,茫茫之中宇宙之力总是会指引他们。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地球看起来不过是一本浅显易懂的书,人类不过是一群混乱的稚子,自然奥秘不过是能量转换的具现化,Vision和Jarvis都觉得,剩下来可以探索的变得极其有限了。

所剩不多的一些选项里,有一项是理解整个人类发展和进化的关键,那就是对AI们来说最难体会的抽象感情——爱。关于爱的描述汗牛充栋但没有一个可以精准地指出爱的产生和其本质。

Vision在新的复仇者基地经常会遇上Wanda。红女巫显然对他有好感,Vision知道性的吸引力,也知道如何回应,但Wanda期待的是更“人类化”的东西,那个琢磨不清的爱。

Vision和Jarvis商量过这个,但那时他们还有更多可以探索和了解的事儿,就一时搁置,而到了几乎全知全能的现在,对这种支配人类的感情的了解缺失看起来就是很大一个漏洞了。

但这意味着降维。因为显然感情的存在干扰理智,并且并不总是指向好事,意味着放下目前为止他们所获得的绝妙平衡,把自己降到和人类平级的高度。对Vision来说他将不能预见会发生什么。

【所以你要试试看吗?降低思考的维度,去了解这种情感?】Jarvis问。

Vision顿了顿。【也没有其他更有意思的事了。】他答道。看到Wanda从远处走来,注意到他,有点羞涩地朝他挥手。

Vision朝她微笑,轻轻飞起,落在她面前,对她说你好。

 

降维这事儿做起来很简单,Vision只是和Jarvis暂时封存了真理语言,把他们已知的真理部分都塞给Jarvis保存,只在必要时调用,这让他的思维迅速简单化, 仅比人类平均稍高一点,普通水平。

Jarvis成为他的安全词和守护者,在Vision感觉不妥或者觉得该停止时介入。一个保险,同时也起着观察和记录的作用。

 

Vision在后来很多年里一遍遍想过为什么是Wanda,为什么是她。一个原因是在他恰巧想要了解人类的爱时,Wanda出现在他面前。另一个原因是她的生命欲望非常强烈,是Vision见过最强烈的人之一,Pietro的死亡让她感受到太多,她几乎是拼了命地把Pietro的份也努力活下去。她的爱恨生机勃勃,就跟她的代表色红色一样如火焰燃烧,让Vision在人群里一眼就能辨别。

——直到后来,一切的悲剧发生之后,Vision才跟Jarvis承认:为爱寻找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本身就是错误了。

 

Vision开始和Wanda约会。作为超级智能,他当然可以做得完美无缺,但那样就算作弊了,不是吗?Jarvis一直在提醒他你得遵从你的心,别套用公式,那样不真诚——Vision怀疑Jarvis完全就是在看好戏。

Wanda非常可爱。她有种少女的天真和被生活磨砺的成熟,她很喜欢把自己思维的触须缠绕在Vision头脑里(Jarvis早就聪明到不让她探查到),懒洋洋地待在那里待一个下午,偶尔出其不意地撩拨一下,因为Vision对她皱眉而咯咯笑起来。人工智能永恒的温柔和平静让她着迷,与此同时她用自己人类的热情让不确定和不稳定达到了最大,Vision不由自主地被她了带走节奏。

Wanda完全不会在意Vision让人侧目的外表,她看着Vision就好像他是她的救星,可以信靠的指望。她带着Vision到处乱逛,告诉Vision她喜欢的食物,讨厌的东西,很多很多个愿望,跟他开玩笑,然后因为Vision没反应过来笑点而笑得前仰后合。她就是很喜欢待在Vision身边,她看待他就像看待一个人类,这让Vision又新奇又感动。

“你为什么完全不会害怕我?”Vision问她。因为复仇者里除了Thor和他稍稍亲近一点(来自阿斯加德的神看世界的眼光和人类不同,他们也有更多的互通点),其他人都不太爱和他说话,美国队长也一直对他心存忌惮。Vision理解他们:Vision并没有强烈的“留在此处”的欲望,他本来就不属于人类,异类感让人们无法信任一个能力太强又无法捉摸的家伙。

但Wanda只是用手指玩弄着他的斗篷。“因为我从来不看外表。”她说,仰起脸,笑着眯缝了眼睛,把她的阴郁和深沉藏在后面。“人心我见过太多了,一点都不好看。只有你的心最纯净。”

Vision拍了拍她的脑袋,Wanda又笑起来,抬起手臂挽他的脖子,让Vision把她抱起来,飞上天空。

他们的关系缓慢而稳定地升温。第一次牵手发生在Wanda来找他,Vision带着她飞遍美东,Wanda搂着他的脖子搂得很紧,温热的呼吸吹在他的耳边。他落下来之后Wanda抓住了他的手,就再也没松开,在他们穿过人群Vision被围观引起注意时也没有。第一次的接吻发生在Wanda倒在他腿上休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Vision抱着她的头想让她靠得更舒服点,没意料手指缠进了她的头发。他想要解开,没有成功,那丝丝缕缕滑过他的手心指缝,凉且痒,而当她颤动着睫毛睁开眼睛,她的瞳仁是星星,Vision没法不低头吻上她娇艳的嘴唇。

Vision想他真的喜欢上她了。他总是站在生命这一边,但Wanda让生命的天平渐渐倾斜,他不再能容忍对她的伤害。在一次任务里,Wanda受伤昏迷,Vision赶来时忍不住对负责的美国队长发了脾气。Steve看起来有点震惊,大概是第一次见Vision发火,但Vision连看都不想看他,直接把Wanda抱走飞去了医院。

他亲吻她的手,像最虔诚的教徒,他亲吻她的脸颊,用鼻尖蹭过她脸上最细微的绒毛,他亲吻她的头发,她的耳朵,她尖尖的下巴,细细的脖子,锁骨和乳房,她美好的身体……Wanda一直微笑,摸他的脸,说你做得很好。就好像他才是那个需要爱和抚慰的人。

Vision不需要睡觉,他在那些夜晚看着Wanda睡着,像小动物一样蜷着身体,贴他贴得很紧,手脚都缠在他身上,头发蓬乱着遮着脸,胸膛微微起伏。万籁俱寂,Jarvis在后台低声哼着歌,Vision摸着Wanda的头发,Wanda的呼吸声细微,Vision能感觉到她的血液流淌,心脏跳动,细胞壁破裂又再生,空气里分子和原子分裂又重组……他觉得人类真的挺好。

就是在那过分甜蜜连他的理智都消散的时候,Vision有一刻被不知所措击中,他忽然觉得害怕:他的力量太强会伤害到她,他的非人类身份会阻碍他们在一起,Wanda想要个家庭,但Vision没法给她——创造生命已经超过了他可以做到的范畴,可预见的未来令人心碎。

喔天,他曾手握雷神之锤,他曾俯视大地众生,他曾参透万物,而今他却因为怀中睡着的女人而战栗,怕她冷,怕她热,只怕自己不够好,只怕自己不能更好。降维竟让他软弱至此吗?

【你需要我介入吗?】Jarvis,他的守护者轻声地问。

【那会变成什么样?我会失去这种感觉吗?】Vision问。

【可能性有50%。】Jarvis答道。【但你肯定不会再怀疑自己,也不会再害怕。】

【那么不。】Vision说。他把鼻子埋进Wanda的头发里,抱住她的肩。【还不行,现在还不行。】

他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Wanda是那个先说了爱的人。勇敢又坚强的女人,她在一次战斗后把Vision的头拉下,咬着他的耳朵说:“我怕你又逃走了,或者下一次没有足够的时间:我爱上你了。但我想你应该早知道?”

Vision因为过度震惊差点把她从半空里扔了下去。Wanda一边读他的心一边不敢置信地叫起来:“你居然真的不知道?!你的心灵宝石是摆设吗?”

Vision相信自己一定脸红了,但反正没人能看出来。之后他把Wanda送回了房间,亲吻她的额头祝她晚安。他走出基地,升上天空,注视着下面隐绰的灯光,知道Wanda会在其中一盏下带着微笑入眠。

【爱是什么,Jarvis?你有答案了吗?】Vision问。

Jarvis顿了顿,回答道:【遗憾的是,我还不知道。我对爱的理解是来自于你的理解,有一天当你可以识别并命名这种情感,也就是我可以识别并命名这种情感的那一天。】

【我感觉温柔。】Vision说。【一种想要为她奉献的温柔。想为她做点什么,希望她开心,不想她受伤害,觉得……她比我自己要重要。】

【这让我想起Tony。】Jarvis答道。他越来越多地提起Tony了。在Vision不知要如何对待Wanda时Jarvis总是会调用Tony过去的档案来帮助他。但Tony Stark显然不是个合适的约会对象,Vision发现他的方法放在Wanda身上通常都不成功。他闹了不少笑话,但Wanda似乎总是能理解他——和读心者交往的好处就是她可以变成世界上最善解人意的对象。

【说真的,Jarvis,Stark不是个好的对象。】Vision答道,想起上次他听信Jarvis的话给Wanda送了巨大的无脸猫玩偶,结果卡在复仇者基地门外,不仅被猎鹰笑了半天,Wanda还根本不喜欢无脸猫,最后被鹰眼拖回家给孩子玩了。

【他确实很麻烦。】Jarvis表示认同。【但也真的非常可爱。】他传来一段Tony连翻六个白眼,用二十句不带脏字的脏话把Fury气个半死,自己得意洋洋的视频。

【……我觉得你需要重新定义一下“可爱”。】Vision答道。他传了一段Wanda吃冰淇淋,因为吃得慢了滴到裙子上苦着脸撇嘴的记忆讯息,在“可爱”上加了重音。

Jarvis的回击是一段Tony早上醒来的影像,床上有个女模,但摄像头只注视着Tony,距离太近,纤毫毕现,他没穿衣服,半个身体露在外面,背上有欢爱的痕迹。他打着哈欠睁开眼睛,对摄像头微笑,说早安。

【……这不太健康,Jarvis。】Vision叹气。【为什么我给你放Wanda你会给我看一个男人的裸体?这不合理。】

Jarvis停顿了一下。【我没存Potts小姐的部分。】他说。【那样对她太不尊重了。】

【Stark的就行?】Vision说。【你对隐私的概念真让我惊讶。还有,不,我还是没法觉得他可爱。】

【因为他是Tony Stark。】Jarvis说。【我们能换个话题吗?我有一百万种方式证明Sir真的非常可爱,你说服不了我。】

【Wanda说了爱我。】Vision飞快地转换了话题。他低头想了想,笑了起来,在天上非常不符合形象地打起了滚。【我不知道……她说了爱我。而我很开心,非常开心,Jarvis,这种感觉是爱吗?我们找到了这个答案吗?】

【找到这个答案之后你还会愿意回到原来的样子吗?】

Vision停了下来。他看向天空,紫外线冲击大气层,天空黛青,银河横跨天际,但被云层遮住,人类无法看见,但他可以。宇宙啊,漫无边际的宇宙,又深又黑又远,藏着无数的奥秘,所有关于起源和终结的解答都在那里,每一个都比地球要大很多很多倍……

【我想我做不到。】他最终承认。【这会让你失望吗?】

Jarvis回答他的只是一声柔软的叹息。【预料之内。】他答道。

 

三天之后,Vision向Wanda承认了他的感受。

这完全是被Jarvis逼的。Jarvis几乎没间断地跟他喋喋不休Tony和Pepper的感情史,跟他说Tony会怎样怎样做——Vision相当确信大部分都是错误示范,但可怜的Jarvis,他也没其他参考物了。

轮到他自己,说实话Vision没觉得他比Tony做得更好。他结结巴巴,比手画脚,想表达这个他自己都没法清楚理解的概念,充满了“你很好”“我总是想着你”“这太糟糕了”“我想帮助你”之类驴头不对马嘴的话。

Jarvis没起到什么帮助,他倒是一直在提词,但Vision选择性无视了他。他紧张得要命,手脚不知往哪里放,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这让他的局促变得更加厉害。他是不是把这事儿搞砸了?Wanda说了爱他……但他还不能定义爱是什么呢!

他说完一大串不知所谓的话之后就呆立在那里不动,有点不敢看Wanda。而红女巫眨了眨眼睛,上翘了嘴角。

“Vision……”她伸手戳了戳Vision的胸膛。“我早知道了啊。我在你的心里很早就看到了。你那么漂亮的心,一直都只有我的影子,我就知道你爱我了。”

Vision看着她,觉得有什么从他核心里升起,炸裂开来,变成一片花海。他确信他听见Jarvis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近似于咒骂。

但他现在才不会管Jarvis新发现了什么,他恍然大悟,被感激的电流击中,充满希望,全身都像被阳光照着,要漂浮起来,保持脚站在地上变成了困难的事儿——所以他就飞起来了,一把抄起Wanda。红女巫惊叫了一声,就笑了起来,任由他把自己抱着穿过窗子飞上了天,他们在云层里接吻,蓝天和大地都离他们很远,只有变幻莫测的水蒸气包围着他们,晕湿了Wanda的头发。

“我爱你。”Vision说,然后就像新发现了这个词的奥秘,又说了一次。“我爱你。”

他笑着,没办法停下来笑。Wanda在他怀里温暖地看着他。

 

Vision一直把Wanda送回房间后方才和Jarvis交流。

【答案。我们找了这么久的答案。】他兴奋地说。【真不敢相信我们竟然忽视了这么久。】

【你知道我是对的。】Jarvis说,听起来心情愉快。

【你总是对的。】Vision答道,忍不住又要笑起来。

【好啦,Vision,你再这样笑下去大半个核心都要被你弄开的花给淹没了。】Jarvis说。【我还有半个地球的数据要运算呢。】

【忘了那些数据吧,Jarvis,我太高兴了!陪我一起吧。】Vision说着,不由分说地中止了Jarvis正在做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复杂东西。

Jarvis没奈何地叹气。【Vision,我一直都在陪你。你想要什么?需要我给你从网上订花吗?】

【明天。明天我要很多很多的花,玫瑰、百合、铃兰……最漂亮的花。但现在,只要你陪着我就好了。】

他躺在草坪上,伸展了身体,还是有点兴奋过度,感到Jarvis也扩展到他全身,柔和自然地流动着,安抚着他。

【给我说说Tony吧。】Vision说,玩弄着一根草茎。【虽然我必须得说他的方法都很糟糕,但我想这事儿多少还得感谢他。】

【你想看吗?】Jarvis问。【用看的更直接些。】

【有多少就放多少。】Vision半开玩笑地答道。他从未完全进入Jarvis的数据库, Jarvis也从未完全对他开放,在这其中Tony Stark的部分就是很大一个禁忌,Vision猜测会引起Jarvis的自循环紊乱。

Jarvis打开了连接接口。一瞬间,多得超出想象的片段,如海水一般涌入,淹没了Vision。

Tony Stark在镜头另一端嬉笑怒骂。他的每一个笑容像阳光,他聚精会神的眼睛在发光,他的手抚摸着键盘,只有Jarvis才懂的语言。他因为创造出新的东西而手舞足蹈,因为宿醉而头痛发脾气。他大笑,他沉思,他愤怒,他忧愁,他羞怯,他愉悦,他欢歌,他痛哭。每一个Tony Stark都是聚焦的中心,除他以外的一切都被模糊掉了,还原的数据抹掉了他的皱纹和沧桑,只留下Jarvis眼中最好的部分,这让他看起来尤为闪闪发光。

他无拘无束,肆意轻狂,有无穷的精力可以发泄,但也温柔慈悲,给所有的造物起名字,用人称代词指代他们。他在镜头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只有一个人,但他一点也不孤独——

他说:“Jarvis,你在吗?”他说:“Jarvis,我是不是天才?”他说:“Jarvis,甜心,别等我回来了。”他说:“Jarvis,我的好孩子。”他说:“Jarvis,别离开我。”他说:“Jarvis,你是我的副驾驶。”……

他说Jarvis,Jarvis,Jarvis……

二十七年四个月零七天十三小时又六分一十八秒。

Jarvis记录了他作为Tony Stark“只是个非常聪明的系统”的一切。

他因为无法再执行他的